恺沙股票网

2008年10月,美国向市场注资8500亿美元

简介: 2008年10月,美国向市场注资8500亿美元,用来挽救金融业,这些钱被首先分配给了银行业、金融行业,其中1500亿给了那个倒霉的AIG保险公司,让他能够赔付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银行的CDO反向投保。

同时,十年前的世界也在经历一次惊世骇俗的经济危机。

次贷危机数千亿美元化为乌有,全球数千万劳动力失业,美国国债陡增一倍,全球贫困人口增加5000万人,2008年,源于美国华尔街的大批信用违约让全球经济"陪葬",引发了全球性的经济萧条。

大量债务违约,房贷无法偿还,银行倒闭、金融市场恐慌、资本逃离、制造业银根断裂,衰退和事业紧跟而至,由于美国的金融力量分部全球,美国的衰退演变成了全球性问题,也正是这场危机开始世界主要经济力量和国家力量开始转移,确定了十年后的世界经济、格局,从另一方面说,也奠定了当今世界主要经济大国之间的局面。

当我们回顾这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也可以从中了解经济运行的更深层次的决定因素。

经济危机的定义广义上的经济危机是指一个或多个国民经济体或世界经济体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不断收缩,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过程中周期性爆发的产能相对过剩,请注意这个词,相对过剩,也就是说产能过剩的最主要原因是由人造成的。

产能相对过剩不是指厂家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而是指消费者的购买力出现问题,这也是所有资本主义社会的特有现象。

资本主义的"圣经"是亚当史密斯的《国富论》,亚当史密斯在《国富论》中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构想是在自由经济奠定的市场经济的自我调控下,每个人的利己行为都会成为促进经济蓬勃发展的因素。

进而让每一个都变得富裕,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市面上的某种东西多了,商家就会降价,商品就会变得很便宜,人们也会在低廉的价格上大批购进商品。

当人们大批购进廉价商品后,市面上的这种商品就变少了,价格自然又将回升。

因此《国富论》的这一论调也被完全市场经济的追随者们奉为圭臬,然而亚当史密斯把道理看的很透,但对人性看的太浅了。

他所设计的完全竞争市场经济在理想状态下是没有问题的,然而现代商业中,资本家只要熟练运用信息不对称和自身的资本优势,就会让自身基本立于不败之地。

贫富分化随之加重,财富不可避免的流向极少数的精英阶层,商品产能增大的结果是把更多的财富流向资本家,而拥有众多财富和资源的资本家无力、或没有需求去消费商品,真正有需求的普通大众却因财富都流向了资本家而手无余钱,渐渐无力购买资本家的商品,市场的失调就此产生。

所以资本家为了利益宁可将商品销毁也不会低价给普通民众,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很简单。

类似的例子在历史中屡次发声,比如:美国1923-1933年之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资本家把牛奶倒入沟渠,而不愿意捐赠给快要饿死的美国老百姓。

同时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越来越快,全球经济的链接也越发紧密,经济危机所能影响的猛烈程度和范围也早已不是单个经济体的经济萧条,早已放大到了区域性甚至全球。

二战后,金融业蓬勃发展,给世界带来发展的机遇的同时,也因其复杂性给世界经济带来了不稳定因素,资产的证券化使得商品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完全取决于它所支持的生产力,而更像是附着在普通投资者身上赌徒般的信心。

虽然以各国为代表的巨大经济体已经掌握了用政策和货币调控来控制市场的方法,但政策的决策者依然是人,人的不确定性以及运用政策的短视在经济领域往往会造成矫枉过正或者任由泛滥的结果。

被经济操控的美国在了解了经济危机的概念之后,再回头看2008年,这个神奇的年份。

美国银行家把钱贷给了大量还款能力差的人,最后大量贷款无法被偿还造成的经济危机。

但同时,这类更具竞争性的金融业也让财富分配更加合理。

金融业辅以制造业,成为支撑美国战后经济霸权的最有力支柱。

20世纪80年代,银行兼并现象出现,投资人的钱从这些小的金融机构间接流入了银行。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美国的银行大部分是属于私人的。

这就导致了调配社会资源的行业逐渐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对外语调开始逐步统一。

而作为个人的银行家,必然会借此捞取其中的利益,数个大银行形成的联盟就可以左右整个美国的经济走向。

在美国这样的金权社会里,银行家可以通过总统竞选时的献金,反作用于的决策。

美国的这种竞选文化造就的后果就是美国总统通常会由于利益交换而丧失对人员指派的主动权,1981年,美国总统里根把美国财政的职位交给了美林银行CEO 唐纳德.里根 ,自此以后美国的财政大部分都有现任或前任华尔街的职业经理人担任。

比如克林顿时期的美国财政,前高盛银行CEO罗伯特.鲁本,在比如如今的美国财政,也是同样来自高盛银行的史蒂文·姆努钦。

银行巨头高管担任财政部门要员的直接后果就是使得美国放松对金融业的监管,并废除了反垄断法的颁布。

同时,如果一个企业过于庞大,一旦出现失误就将有可能导致整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的灾难。

这就意味着不得不尽全力保护这些企业,这里的企业不单单是银行金融业,也包括高科技等其他产业。

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会对世界上一些能够危及美国公司的其他公司予以打击的原因之一,ps:比如针对华为、中兴等一系列我国高新技术企业的。

1998年,美国期货交易会Brooksley Born,试图把金融衍生品纳入监管,1998年5月,CFTC提出规范衍生品交易市场的提案。

之后,美国一部分有识之士一直在为金融业纳入监管而奔走,但美国的不幸是格林斯潘连任美联储,拉里·萨默斯去了哈佛任校长。

一时间,所有的美国报刊上都刊登了大量美国监管会阻碍市场发展的文章。

美国经济的最高层,以及美国的经济学界已经被华尔街的金融势力完全控制。

2000年,美国银行业整顿完成,市场上只剩了寥寥几家富可敌国的金融集团。

从此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雷霆即将降临,灾难即将危机全球经济。

其目的就是 要保证贷款者能够及时还款,拿房贷来说,开发商从银行拿到贷款盖房,房子被消费者以贷款的形式买走,每月还款流会银行,开发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在为银行打工。

这其中不管是开发商盖房子的钱还是消费者买房子的钱,都是银行的,所以对于这些钱银行必须严格后才能放款。

然而,在证券化和金融衍生品这些手段被熟练应用之后,事情的发展就走向了一个不可预测的极端,2000年12月,银行把抵押债券合并成了一种金融衍生品"担保债务凭证"——CDO。

别急,还有更恐怖的。

CDO只是银行业巨兽所张开的巨口,真正的吞噬开始于AIG,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

这家保险公司推出了一个新的衍生品——信用违约互换,简称CDS。

但这并不是最疯狂的,最疯狂的是AIG推出的保险CDS可以多人投保,也就是说多个人同时对某一投资投保,也就说如果有一百人投保同一项目,万一CDO无法兑付,AIG就要赔偿100份儿损失。

理财产品加保险,这让CDO在美国炙手可热,银行根本不需要考虑回款、盈利等问题,只需要疯狂制造CDO就行了,而制造CDO的首要条件其实就是制造债务,于是他们疯狂向民众发放贷款,对于贷款者的条款一再放宽。

但这时候银行家集团仍然觉得不够,他们游说美国,让美联储把银行利率下调到1%左右,投资者再无任何顾虑,CDO开始了吞噬,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形成了。

2000年至2003年间,美国各种抵押贷款增加了4倍,这些债务的交易量逐年递增,大量的美国人以极低的首付住进了宽敞的大房子。

崩溃——一泡沫碎裂2006年,次级贷款的交易量达到6000亿美元,几乎占到了美国当年GDP的1/20,泡沫的增长给华尔街带来了上千亿美元的利润,这种CDO销售最多的是高盛集团,其高层不是不知道这种CDO的危害性,只是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虚妄的。

、经济、高层,所有的一切力量都团结在泡沫之内,泡沫外面,是美国及全球CDO的投资者。

如果你还记得文章开头我们讲的资本主义的证券特点就很容易推理,美国的百姓开始对银行失去信心,信心缺失导致证券崩溃,倒逼实体产业。

当我们把目光对准CDO发行最多体量最大的高盛时,你就会发现他们并不是在拯救泡沫,2007年10月,高盛已有30%以上的抵押贷款被拖欠,但它仍然在大量借款购买AIG的信用违约互换,为自己的CDO项目反向投保,投保金额高达220亿美元。

这跟一个明知活不久的人买人寿保险的人一样,不同的是,普通人保险公司或许会赖账,而面对高盛,保险公司连赖账的念头都不敢有。

亨利.保尔森不愧是高盛走出的财政,在关键时刻,亨利.保尔森促成美联储加息,从1%一直提高到了5%左右。

华尔街所有人都知道,灾难要来了,而且在银行家的作用下,这灾难来的更快。

但美国根本来不及反应,如果你还记得1998年那个神奇的美联储格林斯潘,就能明白,因为当时银行家和所有哈佛经济学的文章都反对将金融衍生品纳入监管。

所以,CDO的规模到底有多大,银行只要不说,谁都不知道。

很快,消费者付不起贷款的月供和利息,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发不出贷款,投资银行也无法新的CDO,整个食物链开始断裂。

越来越多的人房子被银行收走,企业家被商业银行催债并拒绝发放新的贷款,企业拿不到贷款只能进行裁员、减薪,而被裁员减薪的员工就更加没有钱来还房贷。

2007年,7月,标普下调了CDO的评级,让崩溃来的更快更猛一些。

于是欧洲的机构相继卷入其中,坏账、违约大量出现。

2007年底,欧美各国对投资银行注资,但不受监管的金融衍生品的规模超出的想象,窟窿大的已经无法填补了。

雷曼兄弟在全球的业务瞬间被掐断,成千上万的文件化成了一张废纸,数千亿美元化为灰烬。

最具代表性的冰岛,2008年GDP130亿美元,但是由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银行业亏空高达上千亿美元,冰岛瞬间破产。

2008年8以后,美国的金融整体冰冻,没有一个人、一家公司能够从银行接到钱了。

2008年10月,美国向市场注资8500亿美元,用来挽救金融业,这些钱被首先分配给了银行业、金融行业,其中1500亿给了那个倒霉的AIG保险公司,让他能够赔付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银行的CDO反向投保。

因为美国的航班、火车等公共交通的保险都是AIG支持的,一旦AIG倒了,哪怕只是信誉倒了,美国的公共系统将全面瘫痪。

说的再明白一点,的8500亿美元是在用纳税人的钱,填补了银行家的贪婪所造成的窟窿。

当然不是,8500亿美元的注资其中过半都被大大小小的保险公司赔付给了高盛,而高盛又无需为CDO负责,催收账款完全可以交给美国去做,它用这4000多亿美元在金融危机之时疯狂兼并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银行。

危机的始作俑者,成了危机最大的赢家。

美国的经济危机,可以说是全球范围内的无辜者承担了所有损失。

但华尔街的富豪们个人资产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2009年奥巴马上台竞选之前宣称要整顿银行业,讽刺的是奥巴马上台后,财政的职位是纽约联储的CEO盖特纳,与经济相关的职位也大多被经济危机中获利的"弄潮儿"获取,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就是当年废除金融衍生品纳入监管的拉里·萨默斯。

所以直到奥巴马卸任,美国的银行业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变局一个经济体的衰落,给了另一个经济体机会,我国正是从2008年开始,进行企业转型升级,逐步赶上并超越了某些国家。

但国内发展即使是经过了10年,目前来看依旧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我们依旧处在发展中国家的中期阶段,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并非是中国发展的太快,只是我们的对手衰落的太快了。

而我国能够抓住这次美国建国200多年以来最好的变局机会,就看下一个10了。


以上是文章"

2008年10月,美国向市场注资8500亿美元

"的内容,欢迎阅读恺沙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