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沙股票网

受到疫情影响,原本打算在2020年启动的“自救”计划被迫中断

简介: 受到疫情影响,原本打算在2020年启动的“自救”计划被迫中断,海航集团将被拆分的传言也在近日掀起了舆论高潮。

文丨顾小白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通过此前大规模的“买买买”模式,海航集团从最初的航空公司迅速膨胀至囊括1539家公司的资本大鳄。

但在2017年遭受巨大流动性危机后,就不得不走上了“卖卖卖”的道路寻求自救。

受到疫情影响,原本打算在2020年启动的“自救”计划被迫中断,海航集团将被拆分的传言也在近日掀起了舆论高潮。

尽管海航方面并未正式澄清相关传言,但现金流短缺、负债率居高不下加上裁员以及业务中断等重重障碍,海航度过危机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渺茫。

01自救希望渺茫2月19日,“海航集团即将被拆分”的消息传出,沉寂多时的海航再度迎来聚光灯的瞩目。

正经社统计发现,海航系控股的9家A股公司一日之内总市值突破千亿,单日市值上涨超过70亿元。

此外,港股市场上的海航科技投资一度大涨60%,美兰空港、东北电气最终收涨15.38%、6%。

正经社发现,负债累累的海航,现在就像一只被债务锁链勒住脖子的大象。

被接管的传闻成为打链的一把钥匙,让海航和资本市场都舒了一口气。

2019年12月,陈峰公开宣称,海航面临现金流短缺,集团推迟部分员工的工资支付。

按照陈峰的计划,海航将在2020年实现负债率降至70%以下,总资产不超过7000亿元。

且从盈利能力来看,海航的造血能力不容乐观。

根据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披露的2019年业绩,海航控股、海航科技、海航创新、供销大集等的扣非净利都处于大幅亏损状态,而海航基础、海航投资等公司的净利润也大幅下跌。

一边需要不断填补巨额债务窟窿,一边是跟不上的盈利能力,海航的钱袋子正在不断被掏空。

照此来看,要在2020年处置约3000亿元规模的资产以及至少还清2000亿元债务,对海航而言并不容易。

雪上加霜对是,海航旗下的营收主力航空业务遭受到疫情“打劫”。

02海航的因和果不管怎么看,海航现在的身份仍然是资本场上的大鳄,只不过在未来很长时间内还要持续“卖卖卖”的自救之路。

有因必有果,海航的“因”在2013年就早早种下了。

那一年,陈峰在一次大型经济论坛上为海航展开了一张美妙的蓝图:2020年进入世界500强前100名,营收在8000亿元到10000亿元;2030年海航进入世界500强前50名,营收在15000亿元。

随后,海航迅速启动了“增肥”计划,并在2016年、2017年迎来了发展黄金期。

截至2017年底,海航集团的总资产已经飙升至12319亿元,旗下业务版图也从最初的航空业务扩张至物流、餐饮、酒店、租赁、办公楼、生态科技等等。

对于海航的业务蓝图,陈峰曾戏言称:“除了造避孕套的企业没有,其他都买了。

不过,“重量”的提升并非代表海航成长“健硕”,版图扩张也让海航债台高筑。

而在海航的蓝图里,也没有“授信危机”这一回事。

2017年,改变海航命运的转折点出现了。

要知道,自起家开始,海航的发展模式就一直是依靠飞机维系现金收入、用现金偿还银行贷款、用银行贷款持续扩张的模式。

2017年11月29日,海航的信用评级被国际评级公司标准普尔从B+降至B级,同时被质疑“即将有大量债务到期且借贷成本上升”。

彼时,包括旗下的上市和非上市公司在内,海航债务总额约为1万亿元。

03优质资产被深度拖累面对随时可能的局面,海航的解决方案变成了“卖卖卖”。

为了解决债务危机,海航在停止扩张的同时也开始甩卖资产。

尽管海航在2018年花了一整年处置了3000亿元的资产,但截至到2019年上半年仍有超过7000亿元的总负债。

在穷途末路之际,海航甚至还想提前香港航空公司的IPO,以筹集3.5亿美元资金。

在资产处置过程中,海航还陆续将曾经斥巨资购得的上市公司控制权卖了出去。

除此之外,唯一能为海航输血的投资项目,地产资产也不得不被大面积甩卖。

根据海航披露信息,投资性房地产业务是唯一出现正增长的项目。

从结果来看,海航的还债之旅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来看,海航控股仍然是一项让人垂涎的优质资产。

只是,这块优质资产正遭受着海航集团的深度拖累。

2019年以来,由于关联交易、担保等方面的骚操作,海航控股多次被质疑涉嫌向海航集团“输血”,并遭到证监会问询。

这,就是资本市场将海航集团被拆分的消息视为重大利好的原因所在。


以上是文章"

受到疫情影响,原本打算在2020年启动的“自救”计划被迫中断

"的内容,欢迎阅读恺沙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