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沙股票网

三号坑当然也难逃厄运: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可可托海

简介: 三号坑当然也难逃厄运: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可可托海矿区所有的苏联先进设备,矿业机械、地质与核能的工程专家,都在一夜之间撤走了。

美丽的可可托海可可托海其实不是海,却美过任何一片海。

可可托海,是蒙语中的“蓝色的河湾”,是哈萨克语中是“绿色丛林”,又更是世界级的地质公园、矿藏之乡!

可可托海三号矿坑,无疑是这里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

1930年,当地牧民阿牙阔孜拜在被剥蚀出露地表的花岗岩石堆中,无意中发现了含有色彩艳丽的石头,随后自发开采并加工成装饰品。

当时,这个牧民并不知道,他打开了一个传奇的世界。

更为传奇的是,三号矿脉中发现了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没有的7 种稀有元素,稀有金属占到矿山储量的九成以上!

铍,是运行核反应堆不可或缺的原料。

铯是火箭发动机的理想燃料,人造卫星所用的控制器——铯原子钟就源自于铯。

钽、铌被称为“宇宙天空时代的稀有金属”,其合金被广泛应用于航天器的制造。

知道吗,这里与世界最著名的加拿大贝尔尼克湖矿齐名,是全球地质界公认的“天然地质博物馆”,是中外地质学者心目中的“耶路撒冷”、“麦加”圣地!

它更是顶级国家机密和顶级国家财富,曾经在新中国艰苦的前三十年,立下了不世功勋。

这里,老平一定要郑重地介绍这里,在这个2021年牛气冲天的大年初一。

下图就是传奇的可可西海三号矿坑,据说苏联人、日本人当初各种羡慕嫉妒恨。

注:杨述今,一位生长于的退休大学教师,自驾60多万公里踏遍了神州疆土,去探寻一个个不为人知、却又不容忘怀的真善美之地。

而这个远在阿勒泰富蕴县境内的神秘“三号坑”,令他牵心动肺,为此写下了以下这篇文字,有含着泪水的荣耀,也有不该被遗忘的。

“当三号坑的大白天下的时候,人们真的被惊呆了”!

而当笔者真正走进了三号矿坑的历史,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再也抑制不住满腔热血在迸涌!

如下图,因为笔者已深深体会到,唯有长跪才能表达此刻的震撼、虔诚、敬重和感动。

▲兴衰百年的可可托海矿坑,曾是国家的顶级机密与顶级财富。

在哈萨克语中,可可托海是“绿色丛林”之意,但那矿坑偏偏是粗糙丑陋,寸草不生,像阿勒泰山脉中一块被剜去的伤疤,令人心痛。

后来才知道,这里还有比金子更金贵的东西。

老平注:在很久以前,就有这么一个段子,说的是日本人将中国的瓷碗买回去,然后敲碎,从中提取一种叫做“工业黄金”的东西。

大家不要小看了这“工业黄金”,它不但比黄金贵,更是各国趋之若鹜的重要战略资源。

没有它,美军制导系统将统统失灵,没有它,美国最先进的F22猛禽战机将不再拥有超音速,更别提什么隐形了......这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因为这毫不起眼的宝贝疙瘩,就是大名鼎鼎的稀土,被称为“新材料之母”和“工业维生素”。

众所周知,我国的稀土资源储量十分巨大。

而在我国北部的阿尔泰山中,有一个矿坑,这里曾蕴含着国家的顶级机密与顶级财富。

那么,是谁最先发现了这里的宝藏?

据说,当年有个苏联地质学家,在额尔齐斯河的泥沙里发现了稀有矿石的踪迹,逆流而上,到了可可托海。

1935年,苏联地质队正式进入阿勒泰,发动当地牧民四处采集矿石标本,加以收购;经过重重筛选,最后把开采点定到了三号矿坑的位置上。

到了1950年,苏联人开始大量涌进,可可托海这个偏僻的弹丸小镇,竟然聚集了近四万人!

说俄语的专家、教授,搞科研的、讲学的,掮客伴随其中,学者奸细混迹其里。

善良到近乎愚昧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想过跟“老大哥”算账。

但是中国人能够看到的,是三号坑的日渐加深!

是每年夏季,额尔齐斯河涨水的时候,苏联人拉运矿石的货轮,一直开到布尔津,然后络绎不绝地满载而归;留下的,是货轮烟囱里冒出的一股股黑烟,以及堆积如山的矿渣。

▲空寂的三号坑令笔者伤怀,它难道不像一只被挤干了乳汁的乳房?

挤出自己的“乳汁”,哺育自己的核工业,偿还苏联债务。

从1950年代起,“可可托海”这个地名完全从中国地图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111”这个神秘编号。

神秘至此,普通百姓们哪里知道背后的故事。

因此,当三号坑的大白天下的时候,人们真的被惊呆了:原来,这里竟是一个世界公认的“地质圣坑”,中外地质学者心目中的“耶路撒冷”!

它的价值,无法用数字估量目前,世界上已知的矿种,有140个,三号矿占了86种。

,珠宝石矿有海兰石、紫罗兰、石榴子石、芙蓉石,等等,占人类已知有用矿物种类的60%的矿种。

而锂、铍、铖、钼、铷、铯、铪、铀、钍等多种稀有金属,及放射性元素,占到当时我国总储量的九成以上。

▲在可可托海地质博物馆里,每块矿石都有传奇的故事,独特的价值。

听说有人在这里,采到过16公斤重的海蓝宝石;17公斤重的黄玉;60公斤重的高含量钽铌单晶矿;500公斤重的水晶块;12吨重的石榴石;30吨重的绿柱石晶体......中国工程师韩风鸣,在这里发现了一块“奇石”,全世界顶级地质学者、矿物专家谁都看不懂,愣是无法定名。

1984年,它终于被权威的国际矿物学会确认为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矿物,按惯例要用发现者的名字命名,但被韩凤鸣拒绝了。

最终,这颗仅仅5克重、天下无双的的宝贝,被赋名为“额尔齐斯石”,捐给了可可托海地质博物馆,成了镇馆之宝。

笔者无意在此做矿产知识的科普,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联人最先垂青的绿柱石——铍,是运行核反应堆不可或缺的原料;铯是火箭发动机的理想燃料,人类最精确的“原子钟”就源自于铯;而从锂矿石加工提取的同位素锂六,更是引爆氢弹的重要动力。

三号坑最初期的受益者,不用说,是当年的苏联“老大哥”。

而当时“一穷二白”的新中国,也曾经善良天真地指望着依靠“老大哥”,用资源换技术,发展起自己的尖端国防科技。

但是,“背信弃义”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难怪有人还没有走到三号坑就泣不成声”回想和“老大哥”翻脸的滋味,我们这些兵团的子弟们感受最为深刻,最为直接。

意味着千里边境,可能变成千里战场;意味着“红莓花儿开”的歌声,变成了“铁列盖提”的枪声;意味着发生数万中国边民在挑唆蒙蔽之下,赶着几十万牲畜“投苏外逃”的——这就是著名的“伊(犁)、塔(城)”。

就在1962年那个冬天,笔者的父亲突然从兵团农业连被抽调到武装连。

▲今日的中俄边境,不再“有边无防”,但武装巡逻从来容不得半点松懈。

在那里,笔者第一次看到了匆忙用铁丝网竖起的“国境线”!

笔者还看到了父亲的巡逻分队和苏联的巡逻分队,在铁丝网的两边互相对峙;更亲眼目睹了苏联直升机越过边境线,在我们屋顶上快意蛮横,轰鸣着盘旋掠过。

自此,笔者第一次有了“国家意识”,并开始逐渐理解“国家、国土、国民”的含义。

三号坑当然也难逃厄运: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可可托海矿区所有的苏联先进设备,矿业机械、地质与核能的工程专家,都在一夜之间撤走了。

昨天的大哥,突然变成站在面前的“”。

然而,令苏联人没想到的是,领导下的新中国不吃那一套。

中国人开始饿着肚子,咬紧牙关,建设自己的核工业,发展自己的核武器。

相反,它除了为研制的中国“两弹一星”原料外,还挑起了另一副“国之重担”——替中国偿还苏联债务。

1963年,二机部派出一支,从锂盐厂押送了30吨氢氧化锂到四川,用来提取重氢氘——锂原料正是来源于可可托海的三号坑。

国难之际,三号坑只能加速挤出自己的“乳汁”,哺育自己的核工业,偿还苏联债务。

▲在极度严寒中使用着最原始的工具,这些三号坑的采矿者们至今籍籍无名。

听老人们说,那时候干活没有上班下班,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工地,干部工人都一样,而且干部的伙食标准,还低于工人——干部一天只能喝四碗糊糊,而工人则是一天六碗。

起先,还能吃到掺杂着麦壳、沙子的馒头;后来到了最困难的时候,连最基本的糊糊都保证不了了,饥饿的人们拖着浮肿的双腿继续坚持上工。

与此同时,一车车的稀有金属矿石,仍旧在武装警卫的守护下,源源不断地运出。

当时,我们这些兵团后代,一帮半大小子,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楞劲,擅自串联了十几个同伴,离家跑到了三号坑附近的“白杨河”——这里驻扎着生产核原料的一个兵团连队,全部由复转军人组成,产品“铀”代号为“111”。

我们胸怀着万丈激情,为“反帝反修”的事业,做着最最光荣的奉献。

有的人永远地倒在了这里,默默与三号坑相依相伴;有的人带着自己终身的残疾走了;也有人带着遗传给下一代的,致命的放射基因!

这里留下了几代建设者的大好年华,他们获得的,是国防科工委写来的一纸感谢信,上面写着“为国分忧”这四个沉甸甸的字。

▲三号坑的冬季低温可达零下-57℃,严酷的生存极限,丈量出国家意志的坚韧。

中苏交恶,“老大哥”使出的一大狠招,就是限期逼债。

周曾在报告中宣布: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亿600万新卢布(其中大部分是抗美援朝战争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

这52亿元要撂在今天,一个演艺圈的烂艺人都能掏得出来;可是在当时灾害连连、饥荒遍地的新中国,若是拿农产品还债,那无疑是从老百姓口中夺食啊!

中国的目光,别无选择地投向了可可托海三号坑。

偏偏在这时,日本人也抛来“好意”了。

我们拿一公斤粮食,来换你们一公斤的“废矿渣”怎么样?

是的,可可托海的矿渣堆积如山,而我们的百姓也正饥肠辘辘。

但是,这时候的中国人,已经不是“甲午战争”时期的中国人!

矿区的人们这样说:“宁愿饿死,也要把日本人馋死。

”然而,三号坑还能从它的躯体中挤出多少乳汁,来支撑中国挺直的脊梁呢?

何况,能否偿还苏联债务,简直是中国国家信用的试金石。

但是,当时的中国实在是太穷了!

这时候,只有三号坑的稀有矿石,能担当“国之重托”。

▲如上图,停采后的三号坑积水成湖,美丽绝伦,令人难以联想起当年“功勋英雄矿”的名号。

有资料证实,三号矿坑大约承担了偿还全部苏联债务的47%份额!

就这样,为了早日向苏联还债,也为了中国自己的“两弹一星”研制,三号矿开始了历史上强度最高的开采:从1961年冬天开始,200名党员和骨干组成突击队,在矿区不断进行剧烈的爆破和外扩,可以说超越了矿脉开采强度的极限,一度造成了大量塌方滑坡的事故发生。

可以想象,这些事故搭上了不少建设者的生命。

所有这些付出的结果,是1964年,我国提前一年还清了欠苏联的全部贷款和利息。

这也是不同凡响的一年——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冲天起爆,随后便实现了运载原子弹的实验成功;接着,1967年第一枚氢弹成功,1970年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升空,一时间《东方红》乐曲响彻太空,震动了世界。

因为所有这些成功,无不凝聚着可可托海人的心血。

▲如上图,奢华美丽的海蓝宝石,在当年的可可托海俯首可得,却无人理睬。

从中国核工业和航天梦想的起飞,到尖端科技“大国利器”的诞生,哪个没有可可托海的贡献!

然而年复一年,随着开采难度的加大,随着中国更多金属矿资源的发现,它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

这个创造过无比辉煌的中国地质“圣坑”,进入了“冬眠”。

但是在2006年夏季,闭坑7年的三号矿坑重新苏醒。

我们听说,这一次新探明的矿层储量更让人振奋,仅氧化铍就有300多万吨。

既使那些过去日本人要买的“矿渣”,也在中国的选矿技术提升之后,成了我们自己的“宝贝”!

▲如上图,可可托海给了我们大自然的丰厚馈赠,永远具有某种令人遐想的魅力。

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神舟飞船已实现了与天宫一号的对接,我们对太空已不再陌生。

但是人类对脚下的地球,却仍旧知之甚少。

“上天容易入地难”,三号坑才挖下去二百米,就获得如此大的收获;那么,再挖到两千米呢?

因为它的蕴藏,太厚太厚;它的,太多太多。

如果笔者有能力,一定要在三号圣坑的身边,立起三块大碑。

写上三号圣坑对苏联人的贡献,对中国人的贡献,对当年社会主义阵营的贡献,对稳定世界和平的贡献。

要铭记所有对三号圣坑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来这里工作过的科学大家——核弹之父钱学森,地质之父李四光等等。

甚至于,那个叫阿牙阔孜拜的“探险者”,不管他是俄国土匪还是苏联间谍——英雄不问出处嘛。

▲在这个满载悲欢记忆的矿坑面前,笔者思绪万千,无以言说。

最后,也最为重要的是,对那些献身在这里的每一位建设者们都要铭记其姓名,让他们的魂归聚碑上,别再是孤魂野鬼。

有条件去五台山、峨眉山,烧香拜佛的人们,去一趟阿尔泰山吧。


以上是文章"

三号坑当然也难逃厄运: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可可托海

"的内容,欢迎阅读恺沙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