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沙股票网

2018年在猪价低点,公司屠宰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5%

简介: 2018年在猪价低点,公司屠宰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5%,而2019、2020年随着猪价上涨,公司的屠宰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5%和23%。

周末,双汇发展董事长万隆和其大儿子万洪建的“宫斗”引起市场热议。

近一个月双汇股价跌去了15%,但实际上自2020年8月31日达到63.33元的股价高点以来,双汇发展近一年来持续阴跌近55%,股价腰斩,市值蒸发千亿。

01战略的分歧消息面上,6月17日港股万洲国际发布公告,万洪建被免去万洲国际董事职位。

据万洪建朋友圈发文,事情发生于上个月3日,其在被万洲国际副的情况下,进入万隆办公室谈论“自己计划去内地与美国一段时间”以及交流万州国际CEO的看法。

说起CEO的问题可能只是个导火线,实际上是万隆与万洪建两人在发展美式产品上意见不同。

自万洲国际在2013年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后,在郑州投建了一个美式工厂,生产火腿、香肠和培根,但这些产品并没有在国内引起广泛消费,该美式产品业务每年亏损1-2亿元。

然而,尽管2021年万洪建在万洲国际股东大会上被选为执行董事的赞成票数为91.13%,大幅超过了万隆的75.22%,但今年已经高达81岁的万隆仍迟迟未有放权的动向。

财富继承的传统在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培养接班人是大多数家族企业必经的一个阶段。

或许万隆是想过要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的,不然他的两个儿子不会进入双汇吧。

如今由于发展战略意见不同,万洪建已被免职,而万隆则继续手握实权,他的次子万宏伟担任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双汇发展副董事长。

02发展的瓶颈事实上,就算没有发生这样的万隆父子争权的,当前双汇发展的经营的长期成长并不被投资者看好。

公司营收规模在2016-2018年出现收缩,但在2019-2020年呈现20%以上的增长,主要是受到猪周期的影响,公司屠宰业务营收规模来自于售卖猪肉的肉价,盈利来自与肉价的提成。

2018年在猪价低点,公司屠宰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5%,而2019、2020年随着猪价上涨,公司的屠宰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5%和23%。

公司的盈利情况在2016-2017年保持平稳,而在2018-2020年呈现10%以上的增长,主要原因是,自2018年起,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对肉制品进行提价,近三年公司肉制品毛利率持续保持在30%以上。

在屠宰业务方面,2019年全国定点生猪屠宰量为1.9亿头,同比下降13%,占生猪出栏量比例为35%。

2020年受生猪供给不足的影响,生猪屠宰企业普遍处于缺猪状态,一些规模小,盈利能力弱,环保不达标的小屠宰企业经营压力大,陆续退出市场。

在产能无法充分利用的条件下,双汇2020年屠宰毛利率仅为7.17%,较2018年下降2.78个百分点。

虽然2021年生猪的供给大幅爆发,但是随着猪价下跌以及猪厂自建屠宰产能,双汇后续的屠宰业务业务增长不容乐观。

在肉制品方面,公司是我国最大的肉制品龙头。

2019年商超渠道双汇肉制品市场份额为38%,远超第二名金锣(11%)与第三名雨润(5%)的市场份额。

目前,公司产品老化,尽管公司努力推出新的产品,在2019年起开始尝试开拓熟食店等,但是新业务拓展并不顺利。

公司肉制品的销售规模持续持续保持在160万吨左右,近三年公司的肉制品规模增长主要依赖于提价。

今年原材料价格下跌,公司肉制品的盈利能力将有所提升。

此外,去年疫情下,公司在商超等各大渠道进行较大规模的铺货。

目前国内疫情好转,肉制品业务下游渠道的消化能力下降,后续存在较大的滞销风险。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去年在货币宽松的情况下,资金抱团超高了这些食品饮料企业,当前随着资金收紧,这些企业的估值面临回落;另一方面这些企业的基本面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并且随着下游消费量的减少,终端的存货高企,企业的经营方面面临压力。

对于双汇食品,虽然从估值来看,过去一年公司蒸发了近1200亿元,当前估值仅为16倍,接近历史的低位水平。

但是,公司的两大业务成长逻辑均面临着较大的持续走坏风险,估值也会明显承压。

炒短线无所谓基本面,但准备长拿、现已经产生亏损的投资者是时候做出抉择了。


以上是文章"

2018年在猪价低点,公司屠宰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5%

"的内容,欢迎阅读恺沙股票网的其它文章